李鸿章驭下手腕并非师从曾国藩,其实另有其人

文集库 名人故事 2020-05-27 02:37:28 0

  清咸丰三年(1853年)十月,太平军春官正丞相胡以晃和老将曾天养率军从安庆北上,先后攻克集贤关和桐城,十一月初前锋部队抵达舒城,此地距离皖北重镇庐州(合肥)只有一百多里。当是时,舒城清军仅有总兵恒兴一千余人以及数百乡勇,由工部侍郎任上奉旨回籍办理团练的吕贤基及参赞军务的翰林院编修李鸿章亦在此地。太平军尚未攻城,吓破胆的总兵恒兴便已偷偷带着亲兵溜往庐州,吕贤基不愿逃跑,亲率剩余清军及乡勇抗敌。乡勇皆是乌合之众,未经训练且缺少军饷,甫一交锋便四散逃去,寡不敌众的吕贤基于城陷后被杀。李鸿章本也难逃一死,关键时刻老仆刘斗斋将他抱上一匹预先藏好的马疾驰而去,因而躲过大劫。这是李鸿章军旅生涯中最为危险的一次,他知恩图报,发达后买下舒城附近一百多顷良田由刘斗斋儿子代为收租,结果连续十年一文租金都未上缴。李鸿章将他找来质问,刘子拿出一本账薄诉苦,说田地不仅没有盈利,尚要三千两银子方能维持。李鸿章大怒,将刘子踢出门外,但随后还是将所需银两如数给他。

  

  吕贤基的死跟李鸿章有很大关系,当初是他怂恿吕贤基上书咸丰帝回籍办团练的,原本以为能走捷径立功升官,结果吕贤基兵败生死,他也一下子无所依靠。但对于时年三十一岁的李鸿章来说失败并不可怕,他擦干同情吕贤基的泪水,毅然决定回庐州老家和父兄继续办团练。自太平军兴起后,清廷眼看正规军屡战屡败,决定另辟蹊径,援引嘉庆年间团练武装镇压白莲教的旧例,鼓励地方士绅办理武装民团保境安民甚至配合官军作战。因此在太平军出没的地方办民团是件非常流行的事,不过大多数人打着办民团旗号干着敲诈勒索的事情。李鸿章也不例外,民团不属于经制之师,没有官方经费,军饷只能依靠地方募捐或强行摊派,这样一来老百姓反对声音很大,有的直接投奔了太平军,为此李鸿章杀了不少反抗的百姓,得了一个绰号“翰林变绿林”。李鸿章的父亲承受不了乡亲们的责骂,于咸丰五年忧郁成疾而死。

  

  李鸿章的团练其实办理得也不怎么样,时人责备他“专以浪战为能”,既不能保境也不能安民,不过这段军旅生涯为他后来办理淮军提供了宝贵经验。咸丰四年初,湘军的先驱安徽巡抚江忠源战死庐州,漕运总督福济接任,庐州当时已被太平军控制,福济只能率兵暂驻距庐州四十余里的肥东,这里就是李鸿章的家乡。福济是李鸿章会试座师,两人有师生之谊,他对李鸿章说“安徽境内无强兵劲旅,团练亦散漫无可恃”,希望能使各自为战的军事力量整合到一起对敌,于是李鸿章及其民团顺理成章的成为福济麾下。当时安徽的形势正如福济所言,太平军来去自如,清军畏敌如虎偏居一隅,福济所能依靠的惟有总兵秦定三和郑魁士两支军队。

  

  福济为了控制秦定三和郑魁士很是花了一番心思,他将两支部队的饷银全盘掌控手中,同时想方设法的挑拨两人关系让彼此猜疑,然后分而治之,最终惟他之命是从。乱世中武将们拥兵自重,违抗军令的例子屡见不鲜,所以福济的手腕也非一无是处。咸丰五年十月份,由于此前江南大营的向荣和江北大营的托明阿在天京(南京)外围打了几次胜仗,安徽的太平军分军回援,福济趁此机会在江忠濬的楚军和李鸿章的民团配合下,一举夺回被太平军占据两年的庐州,事后论功行赏,李鸿章获得“交军机处记名以道府用”。次年九月又随福济攻克巢县、和州等地,叙功赏给按察使(主管一省刑名)头衔。李鸿章跟着福济虽然升了官,却并不如意,反而大失所望。福济不懂军事,打仗败多胜少,李鸿章提出好的军事建议都不能被采纳,尤其总兵郑魁士痛恨李鸿章对自己指手画脚,私下经常嘲笑后者“绿林变翰林”。因此,李鸿章一心求去。咸丰七年年初,太平军卷土重来,占领安徽大部地区,清廷所能控制的只有十多个县。福济被清廷下诏指责调度无方,勒令戴罪立功,并将手中军事指挥权移交与钦差大臣江南提督和春。借此机会李鸿章请求福济代为上奏回籍为父守制,得到了批准。

  

  李鸿章跟随福济两年多,别的手段没学到,却学会如何驾驭部下,此后在淮军将领身上屡试不爽。咸丰八年(1858年)冬天,李鸿章通过时为湘军办理粮台的大哥李翰章投石问路后,正式投入曾给自己亲授举业的恩师曾国藩幕府。他终于等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伯乐,这一年李鸿章三十六岁,正处于人生中精力最为旺盛的时机。此后他依靠湘军这座超级平台创办了淮军,最终成就了一番事业。在曾国藩幕府期间,李鸿章好讲虚夸大言,哗众取宠,曾国藩多次正言告诫:待人惟一个“诚”字。每当遇到困难挫折,曾国藩大谈“挺经”打落牙齿混血吞。曾国藩如此苦心孤诣,李鸿章的思想、性格乃至生活习惯有了很大改变。他说以前辅佐吕贤基和福济的时候茫然不知方向,到了曾国藩这里犹如得到指南针,获益匪浅。但无论曾国藩如何打磨,始终不能改变李鸿章学自福济的“时时以不肖之心待人。”不使部下和睦相处,以防诸将合而谋我伴随了李鸿章一生!

  

  李鸿章不仅以权谋驭下,也曾对恩师曾国藩耍过手腕。太平天国平定后,曾国藩遣散湘军,独留最早组建的老湘营为两江总督行辕防卫军,并准备让淮军系统的刘秉章带领。刘秉章是淮军中除李鸿章之外学历最高的,他是李鸿章父亲李文安的授业弟子,翰林院编修出身。曾国藩很欣赏这个人,给李鸿章写信说“将用此人淬厉湘军暮气,我亦得以老生常谈勖之,以期成栋梁之才。”为了表示对此事的重视,长江水师提督黄翼升充当了送信人。李鸿章看完后不置口否,但私下里将消息透露给刘秉章,并说:“去吧,要想获得重任,唯有依靠这个老头子!”第二天,李鸿章设宴招待黄翼升,院中满是盛开的山茶花,李鸿章笑说:“茶花如此艳丽实属难得,可惜仆人们今天摘一枝,明天摘一枝,什么时候能终了!”宴会结束后,黄翼升收拾行装准备告辞,刘秉章问他为何如此急切。黄翼升说:“刚才宴席上你没听出来吗?已暗示不同意你去,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版权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网站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用于信息传播作用,若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5816929@qq.com。

下一篇 :返回列表

分享: